毕节资讯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野史逸闻 >
这东西看似无害却让七虎落马 中纪委专门撰文说它 发布时间:2018-12-13 11:16 点击: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原标题:痴迷“雅好”的他们,被摔下万丈深渊…

12月12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登了专文《别因“沉迷”而“迷失”——“雅好”背后的贪贿轨迹》,对种种“雅贿”现象进行了盘点,提及了数位栽倒在所谓“雅好”上的腐败官员。文章提到:党员干部既要培养积极向上的兴趣爱好,远离低级趣味,又要“好”之有度,防止玩物丧志。一些领导干部从玩物到丧志再到甘于被“围猎”,最后竟然以“好”为名公然索贿,“雅好”背后,画出的是一条贪贿的轨迹。

这篇文章提到的七位落马官员,各有各的涉腐问题,腐败轨迹也各有不同。但是,他们腐化堕落的引子,却都是一些看似无害,甚至还颇有风雅之趣的个人爱好。

贵州省委原常委、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,是监察法颁布实施、国家监委组建并与中央纪委合署办公后,首个接受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,在通报中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专门提到,王晓光“痴迷兰花,玩物丧志”。浙江省临海市文化广电出版局原局长周华清也被称为“兰花局长”。一些想找他帮忙办事的人,盯上他的这一爱好,借“以兰会友”之名将购买的昂贵兰花送给他,他受贿的35万余元中,兰花价值近20万元。

看似平常的打球、钓鱼,也可能将干部引向违纪违法的漩涡。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成员王炜曾经沉迷钓鱼,为了工作一度放弃了这个爱好,但是,在老板们的陪伴下,他又捡起鱼竿,甚至连上班时间都出现在渔场上,并为此丧失了底线。厦门市工商局原党组书记、局长王和平则酷爱高尔夫球。不少广告企业主听说王和平痴迷高尔夫球后,会陪着他一起“疯狂”,进而通过王和平在广告公司设置、广告牌选址、公益广告款补助、认定驰名商标等方方面面协调关系,而王和平则在挥舞球杆的过程中,利用手中的权力,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而那些看似高雅、上流的爱好,譬如书画、摄影等,也可能成为腐败的温床。江苏省盐城市政协原副主席李纯涛,在工作中利用职务影响,将自有字画出售给下属,字画成了权钱交易的幌子。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武红军经常以“我家有一面墙还空着”为名,疯狂向天津美术学院画家教师索要画作。不少人反映“武红军不懂画,看中的是画的价格”,有人也“糊弄”武红军,在其索要或收受的382幅画作中,经鉴定,其中一些是赝品,一些是工艺品。

一些因“雅好”索来的物品升值潜力不小,成了“摇钱树”,也有人因此成了笑话。山东省粮食局原党组成员、副局长王传民痴迷玉石和紫砂壶,一边收藏,一边做发财梦,盼望着有朝一日升值,大赚一笔。他不惜借债,结果购买的玉石都是低档货;不惜索贿,倾尽所有买来的紫砂壶竟然也都是赝品。

事实上,就在今年10月30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才刚刚刊文,对一些官员妄图借助“雅贿”掩盖腐败事实的心态进行了批判。文章说道:相对于普通的贿赂,所谓“雅贿”让权钱交易不那么直来直去、简单粗暴,交易载体摇身一变,不但显得“有品位”“档次高”,而且让交易双方觉得“隐蔽”“安全”,但从根本上说,却和“俗贿”别无二致。

所谓“雅贿”,想要骗过纪律和法律,是不可能的事。新版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第八十八条规定:“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、礼金、消费卡和有价证券、股权、其他金融产品等财物,情节较轻的,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;情节较重的,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;情节严重的,给予开除党籍处分。收受其他明显超出正常礼尚往来的财物的,依照前款规定处理。”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有关负责人的解释,这里的“财物”,包括货币、物品和财产性利益。

事实上,除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这篇文章提到的官员,此前还有不少因“雅贿”落马被查的高官。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,就是一个将“雅贿”利用到了极致的例子。

2015年2月28日,山东省东营市中级法院公开宣判倪发科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,认定被告人倪发科犯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二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万元。

据东营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,倪发科受贿总额共1348万元,其中近千万是玉石、玉器和奇石,占受贿总额的70%。除此之外,倪发科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580万元中,玉石、玉器也占了一定的比例。作为一名曾上山下乡的知青,倪发科从生产队一级的村官做起,一步步走上省部级领导干部岗位。但最终却腐化堕落,沦为“阶下囚”,成为“雅贿”腐败的典型样本。

倪发科在忏悔录中写道:“多年来我没有学会抽烟、喝酒、打牌、玩麻将,但偏偏学会和痴迷上了玉石、玉器,让所谓的‘玉文化交流’这种糖衣‘雅贿’迷住了双眼,让疯狂的石头把我绊倒,摔下万丈深渊,走向了人生不归路。”

自古以来,“雅贿”就在中国官场存在。明代嘉靖时,严嵩官居首辅,位极人臣,权倾朝野。他和儿子严世藩都雅好书画,于是下级官吏便穷搜宇内,投其所好。后来,严家被籍没,共抄出墨刻法帖三百五十八轴(册),古今名画手卷册页三千二百零一轴(卷、册)。到了清朝,大贪官和珅家中的古董珍玩、名人字画竟然比皇宫里的还多。据《和珅犯罪全案档》记载,和珅仅所贪贿的各类名砚就达720余方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所谓“雅贿”其实也是老把戏,并没有什么新鲜。不论有多么“风雅”,任何官员一旦触碰了腐败红线,都必然要遭到惩戒。

对“雅贿”这一官场顽疾,《中国青年报》曾在2016年12月刊文,称官员心中的特权思维是“雅贿”的祸首。在文章最后,作者提到:《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》规定,不准官员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,如无法拒绝,应当一律登记、交公,违者将受到纪律处分。说到底,有雅癖的官员还是应遵纪守法,不要存在侥幸心理,在破除特权思维后将个人兴趣从公务中分离。

资料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、中国纪检监察报、人民网、中国青年报等

免责声明:[毕节资讯]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[这东西看似无害却让七虎落马 中纪委专门撰文说它]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将[http://www.0768chao.com/yeshiyiwen/20181213/5989.html]发送到主页[http://www.0768chao.com]下邮件地址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